这是人类的伊大布

想变的更好哇。
fgo|刀男|阿松|宝石之国|太多了写不下
跑酷型爬墙选手,一番一妻很爽_(:D)∠)_

分数
【套高考作文,cp苏中露中向

人常说,在战火和硝烟中诞生的事物总是充满了危险的因素。他会带来粉饰的希望,带走浅薄的痛苦,既有可能昙花一现,也有可能万古长青。
所以,对于在冬宫门前炮火里诞生的伊利亚,没有几个人相信他。
他是冰冷的冻原上,星星之火燎原后脆弱的新生。在这片土地上从不缺红色的东西,法国人,日耳曼人和俄国人的鲜血浸润了巨大国土的空虚政权。而他这片异端的红色稻草,有理智的人是不会选择抓住的。
除了王耀。
王耀觉得自己的举措理智而又疯狂。他为了不溺死在国土侵蚀的深海里只能抓住这根稻草,可这根稻草摇摇欲坠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站的住根。
王耀经不起失败了。
他拿着翻了无数遍的记录了所有红色的“疯狂理论”的书,然后皱着眉头说:“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就凭这些纸面文字,你就敢走这条路吧?”
“未尝不可行。”伊利亚捧着脸微笑。
“疯子。”王耀猛地合上了书,瞪着伊利亚。这个理论上讲刚出生没几年的毛头小子,他那张和斯捷潘一模一样的脸上,倒是流露着从未见过的神情。
那是对于国家来说,很奢侈的名为充满希望的感情。
伊利亚拍拍他的肩膀。“这些只言片语帮助我的人民挺过了内忧和外患,还让他们吃上了饭。为什么不可能有一天让所有的人都不用再辛苦的工作,大家都能有面包和微笑呢?”
“太遥远了。”王耀苦笑。“饿殍满地的如今,哪里敢说什么都能吃饱。”
“所以说啊。”伊利亚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神气,让人有些气愤但又羡慕。
“如果把饿殍满地作为零分,每一座工厂的建立,每一片荒地的开垦,都能在上面加上小小的零头。一分又一分的加上去,总有一天,就能到那个我们都梦想的一百分。”

也许自己是脑子锈了才会信那头毛熊的蛊惑。但无论如何,王耀最终还是拉住了伊利亚的手。两棵红色稻草瘦瘦弱弱的依靠在一起,踉跄又坚定。
伊利亚开始管王耀叫同志。
“王耀同志,我觉得你家和我家的情况不太一样,”伊利亚皱着眉头。“要不我给你瞅瞅党章?”
“王耀同志!”伊利亚拎着装满酒的军用水壶兴致昂扬的窜过来,“这次你们开的会挺重要的,我要不要也去给你们一点思想支援?“
“王耀同志。”伊利亚一脸憋笑的看着王耀,“你需要让舌头再卷一些,不然我根本听不出来你在说什么。”
“……达瓦…达瓦列…列……”王耀生硬的控制着舌头努力尝试,最后不耐烦的给伊利亚嘴里塞了个包子强行结束俄语课堂。
“我家诸子百家争鸣的时候你家还没人影呢我就不信学不会了……”看着王耀一脸郁闷的拿着书走出了房间,伊利亚鼓着腮帮子嚼包子,脸上笑的一脸灿烂。
即使是台上跳舞的木偶,也会喜欢身边还有一个手舞足蹈的木偶陪着他演戏。更何况是在深渊上每日如履薄冰的国家。
有时候王耀会在梦里再次梦到旧日辉煌毁之一炬的痛苦,梦到弟弟妹妹的衣襟飘飘最终离自己远到遥不可及。他呻吟着从折磨的梦里苏醒时,身边那个可以一头栽进去好好倾诉一场的怀抱,永远是伊利亚的。
“你说我们现在得到几分了呢?”少见的眼光明媚的下午,伊利亚坐在台阶上,王耀靠在他肩膀上晒太阳时这么说。
伊利亚眯着眼想起了曾经他给王耀打过的比方。
“唔…如果说我们的事业的话,大概是马上及格吧。”他抚摸着王耀的头,轻轻的笑着,“如果说的是我们————”
王耀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脸莫名的涨红了。
“你觉得我们得到几分啦?”伊利亚充分发挥不依不饶精神开玩笑的问。
“我什么都没听到。”王耀翻了个白眼,继续靠着肩膀假寐。
但实际上,表面上心照不宣,他心里很清楚他们到了哪里。
一百分。一路走来悉心浇灌的感情,只可能像一百分那么美好。









所以,当王耀在世界会议场上第一次见到伊万时,他选择直接无视了他亲昵的称呼,简练的握住他的手礼节性摇了几下就松开了。
“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好,我是王耀。很高兴看到在那样的政治变革后俄罗斯还可以代替苏联继续坚守在常任理事国的职位上。希望我们共同努力,一起维持世界来之不易的秩序。”
客套和拒人于千里之外是最容易做到的。
当看到伊万脸上露出了不解委屈甚至有些愤怒的表情时,王耀知道自己对他做了很过分的事。
“你相信我记得所有叫做伊利亚的人的记忆吗。”散会后只剩二人的空荡荡的会议室里,伊万扶着凳子,顾左右而问。
“在我的世界里,你和我依然还有一百分。”
王耀摇摇头。“正因为如此,我们还是从朋友开始吧。不要拿这张一模一样的脸伤害我,也伤害你自己了。我们是国家,承担不起太多情感。”
他提着公文包离开了房间,留下整个房间包围了伊万一个人。

其实道理是非常简单的。
他从未想过伊利亚能给他那么多的快乐和泪水。每一丝从他那里得到的独一无二的赞美,宽容,对于他都像是礼物一般的惊喜。
因为他们的开始都太痛苦了。所以每一份给予对方的感情,都是奢侈到足以落泪的温柔。
也正因为如此,经历了之后的分道扬镳,兵戈相见,亲手把象征亲密的互助条约撕得粉碎,亲手推开想挽回的双手,亲手把自己栽培灌溉培育的感情揉碎碾在脚下的王耀,不能再去面对伊万仍然对他饱满的感情。

曾经我的人生灰暗的就像零分,而他给我了慢慢积累到一百分的爱情。后来你拥有了他一百分满满毫无改变的爱,却只能面对我已经归为不及格的感情。
所以我曾经给过他一百分的真心,却只能给你再也不能像一百分一样高到完美的感情。
而这任何一两分的丢失,都会是欺骗和辜负。
欺骗曾经的六十九年,辜负今后所有的岁月。




【也就是写同人文能稍微换个逻辑审题了,搁考场上绝对狗带x
【二十分钟作文也很狗带x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