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人类的伊大布

想变的更好哇。
fgo|刀男|阿松|宝石之国|太多了写不下
跑酷型爬墙选手,一番一妻很爽_(:D)∠)_

Luck or Time?

*露中米英向的扑克设定小练笔
*有奇怪的个人设定




剑击打在坚硬的权杖上,发出清亮又刺耳的铿撞音。王耀不动声色的掩盖自己手被震的酸麻,使劲的架住从上面传来的压力,瞪着伊万藏着危险讯号的笑脸。
“好久不见,耀。”他用浓重的北国口音低声打着招呼。
两个人的脸靠的很近,如果不是中间隔着两个相互隔磨咯滋作响的金属武器,倒像是两个旧人正打算来个热烈的见面吻。
王耀低哼了一声,用力一挥隔开了伊万的权杖,轻巧的转身跳到了不远处。他并没收手的打算,因为对面伊万的权杖也依然散发着幽亮的绿光。
“你为什么要跟我纠缠?身为King,不该眼光狭短到只揪着弱小的J不放。”王耀扬声说。
伊万有些无奈的扬扬眉毛:“的确,我应该先和那位打个招呼———”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蓝光大作的钢铁洪流。
年轻的黑桃King阿尔弗雷德•F•琼斯搂着他最心爱的皇后,站在白色骠马拉着的战车上被黑桃的士兵拥簇着,举手抬足,无数梅花的士兵便被掀上了天,四周的呼号声震耳欲聋。眼看着梅花国军队处于劣势,伊万却仿佛毫不在乎的旁观着。
“不过既然我去攻击他俩,你一定会来拦截我,我不如直接绕过这个纠缠的阶段—————”伊万尾音未落,目光没任何改变,轻轻偏了一下头,让过了从耳旁呼啸而过的一道银光。
“——把你收入囊中。”
他转过头,饶有兴致的将王耀的惊愕饱于眼底。
“时间魔法,黑桃国最爱用的把戏计量。”他瞟了眼王耀腰间空的匕首鞘,做了个鬼脸,“对我没用的哟,耀。”
“怎么会……”王耀愣在了原地。

那一天,他单膝跪在金碧辉煌的黑桃王宫大厅的王座之下,新王阿尔弗雷德用他如今所佩之剑左右击打他的肩膀,新后亚瑟•柯克兰有些别扭又温柔的为他披上蓝色的天鹅绒披肩。从那天起,王耀的名字里就带上了黑桃国的荣誉。他不觉得骑士是一份工作,而把它当作责任和契约去担当。
他的剑术几乎无人能匹及,凶猛,灵敏,配合上阿尔弗雷德借给他的时间魔法,他就是黑桃最锋利的刀刃,最尖锐的弓矢。几乎从没有一个得罪了黑桃的头颅能逃得过他的剑。
—————除了,面前站着的伊万。
王耀觉得自己膝盖无力的可笑。他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挫败了自己。
“梅花国的特有能力……是幸运。”
这就是所谓的,时间抵不过命运?

那是他刚刚成年,游历扑克大陆时,第一次碰到的伊万。
有些乱糟糟的白金色头发,冗长的围巾,还有那双永远不会输的紫色眼睛。即使当时的伊万是个狼狈不堪的躲在一车苹果里的流浪汉,这些印象也是如此的难以磨灭。
他不幸的暴露了一手好厨艺,使得这家伙彻底粘上了自己赖着不走,说什么也要跟他一起同游。
王耀说,你什么都不会干,打算白吃我的饭吗。
伊万啃着包子笑着说,让我跟着你,你会有好运的。
他又气又笑的拎着伊万上路了。结果出乎意料的,伊万一句玩笑竟一语成谶。不管是与人决斗,还是抢最后一笼包子,甚至是一低头就捡到一堆硬币。王耀总是不断的胜利,不断的交好运。
不断的迎难而解过于顺利让王耀不安了起来。他畏惧自己的剑和敌人,畏惧自己逐渐消减的锐气,也畏惧他背后的伊万身上不断亮起的绿光。
终于有一天,王耀站在即将进入的黑桃国国境线上,拒绝了让伊万再跟着他。
“小耀…你不信我吗?”伊万第一次露出的严肃脸让他害怕。
他慢慢的说:“我是实习骑士。我不能再依靠你的魔法解决困难,这样总有一天我会依赖到无法脱离的地步。
“…我只是想帮住你…”伊万的声音低沉而满是怒火。
“我知道。”王耀忍住内心的愧疚和酸软,淡淡的背起包袱说,“可是我要去继承世袭的黑桃国骑士位。你不能再和我有什么瓜葛了对吧?梅花国的王储殿下。”
他看着伊万肩头一震,心里叹了口气。“万尼亚,你的魔法足以让你即位新的梅花King,即使你身为庶子,那一天的机会总会来。我又该,怎么和敌对国家的国王笑靥以对呢…”
他扬长走远,身后人突然大声喊:“那就看看时间和运气,哪个会成为保佑你我的神吧!”
他愕然回头,看到伊万灿烂的笑容。
那是属于伊万性格最阴暗的,绝不是快乐,而是像孩童一样天真又残忍的冷笑。
王耀到黑桃国后不久,梅花国垂垂老矣的国王就被暗杀在自己的床上,而几个皇子恰好在征战时狠狠跌下了战马,仅存的庶出皇子伊万•布拉金斯基便继承了皇位,且一登基梅花国就对黑桃国宣召出了从未达到过的敌意。黑桃与梅花都迎来新帝,同时进一步加深了死敌关系,这无疑让大陆变的动荡不安,人心慌乱。
这一切的“恰好”,对王耀来说却都是个笑话。

“你的运气魔法真好使,不是吗。”王耀的剑尖又直直对着伊万。
“是啊。”他爱惜的抚摸着自己的权杖,“我赌什么都会赢。”
“你刚刚就在赌我打不中你吗?”王耀攥紧了剑柄,大喊:“别忘了黑桃的力量也在这战场上!不会任由你的运气如此猖獗的!”他用力在地上一蹬,冲向了伫立的伊万。
伊万脸上的笑意消失了:“我并没有赌你打不中我哦。这种小技俩不值得我对权杖下赌注。”
兀然来自背后森森的冷意让王耀一惊,他刚想回身隔挡,如同一道闪电刺过他的大脑,疼痛伴着昏迷前的灰暗逐爬上了他的视野。
他挣扎着,被伊万接在了怀里。
“傻瓜啊。”伊万叹了口气,俯身在王耀耳边低声说,“你真的以为我是用运气躲开的那一剑?”
“我只不过是赌你还喜欢我。确实,是你自己避开我的要害的。”
王耀晕过去之前,耳边只回荡着伊万的轻笑:“你瞧,我又赌赢了。”

伊万抱着软趴趴失去知觉的王耀,轻轻点头示意:“辛苦了,我亲爱的骑士。”
“幸不辱命。”罗德里赫默默鞠了一躬,将击晕王耀的武器——一把冰刃,双手捧着递给了伊万。伊万轻轻一挥手,冰刃便开始无限复制,直到两人身边飞满了折射着光线的冰菱,左右护着伊万,仿佛是他坚硬的鼓翼。
绿色的光晕从伊万脚下爆开,传递到每一个身披梅花军甲的士兵身上。他们的精力暴增,每一刀砍下去命中要害的几率都大大提升。乱军中正困在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时间延迟结界里寸步难行,憋了一肚子气的梅花Queen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如释重负地挥刀劈开脚下诡异的蓝色波纹,冷笑了一下,重新向黑桃的王座战车冲了过去。
“幸运女神,愿你长佑梅花的刀剑永远锐利。”伊万大踏着步走向了战场。脸上带着恶作剧开始的微笑。

“王耀呢?”乱军中亚瑟意识到了不对,四处张望。
“亚蒂,别分心了。”阿尔弗雷德眼睛下的蓝色眼睛锐利的如刀锋一般盯着前方的乱军,手里的钟表指针疯了一般旋转着。“即使这场战争打到只剩你我中的一人,都不许布拉金斯基那混蛋再在我们的国土上得寸进尺一步。”
“……嗯。”亚瑟闭上了眼睛。

肩膀上的猫头鹰呜咽着叫了一声。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