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人类的伊大布

想变的更好哇。
fgo|刀男|阿松|宝石之国|太多了写不下
跑酷型爬墙选手,一番一妻很爽_(:D)∠)_

一开始我想写许墨的分析时,我发觉我无处提笔。

这个从一开始就浑身是谜的男人,过了十章揭露了一大堆谜底之后反而更让人琢磨不透,前路迷茫无法预测,身后迷雾重重无法理解,我甚至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喜欢他。
唯一能明白的是,这唯一一个想从女主身上索取些什么的男人,开始偿还动心的代价了。

其他三个野男人都是打着命运的旗号与女主相逢的。在孤儿院互相拯救,在手术床上同甘共苦,在高中远远眺望,然后分离,再度重逢,每个人都感谢命运的重逢,每个人都惊喜交加并发誓要让未来更美好。
唯独许墨,他是一开始就抱着自己目的,还是有可能会伤害她的目的,主动地靠近女孩的。

从一开始你去找他上节目他满口应承,到后面他对你无原则地撩拨示好,你以为这就是乙女游戏通病,实际上这是许大教授已经开始乱了阵脚的开端。波澜不惊了18年的许墨看到女孩时,他的眼里露出了可以读到的惊讶。
因为他知道你是那颗棋子,也是他研究的最透彻的人类,但他潜意识又觉得你是如此特别,以至于他不愿意用他的研究成果来敷衍对待你的光芒。

他的研究成果就是人类。

每天他穿梭在灯红酒绿和车水马龙间,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观察人类百态。对他而言,人类所谓的奥秘不可测的感情其实只是大脑的活动和激素作祟。就像给女孩一束花她就会脸红,靠近她她就会心跳加速,用“你属于我”这种撩拨的词语她们就会欲拒还迎。他自认为摸清了人类的感情规律,利用这种规律让自己变得完美无缺一尘不染。
所有人看到许墨在姑娘堆里左右逢源时都以为他是情商超高的芳心纵火犯,谁知道,他的一个迷人的微笑对他而言可能只是往试管里滴试剂,然后必然会出现他预期的反应。

偌大的世界只不过是许墨的实验缸,每个鲜活的生命都是他的小白鼠。

他的漠然源于他八岁时的那场车祸,那是他一生的梦魔。至少从cg里看,在香樟树下和女主相遇时小许墨的穿着非常考究,一看就是被父母宠爱着的孩子,然而前一天他刚刚遇到了一个可爱的让他心里会悸动的女孩,第二天他的生活连带着家庭都被车撞的粉碎。
没人知道他有了evol之后曾午夜梦回车祸现场多少次,雨瓢泼打在他精致的脸上,他看着那辆卡车冲向他的美好未来,眼睛里是死寂一般的灰。他甚至可能都在恨那个躺在地上手指颤动的男孩,凭什么他幸存了下来。

如果他没幸存,他就不需要被带去孤儿院然后成为BS的棋子,也就不需要在十八年后再次感受色彩的痛苦。

一开始描写“许墨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时我以为只是表达他生活单调的艺术手法,后来发现,他是真的看不到彩色。他无法通过颜色分辨自己的钢笔,因为看不到颜色才习惯看黑白老电影,幼儿园的孩子问他玩具是什么颜色,他要把玩具放到女主手里,然后再回答说是绿色的。
他可能以为这是自己眼睛的病,直到女主带着色彩出现在他世界里,他才意识到这是他的心病。绚烂的色彩像钟锤狠狠敲向他沉寂的心,浮灰落满地,长久未曾悸动的心突然猛地振动竟产生了裂纹,于是他痛苦的蜷缩了起来。

女主总好奇许墨像读心术一样知道她心情不好,岂不知在许墨眼里,她心情不好时所携带的色彩也会黯淡。于是他总是打电话第一个过来安慰,希望色彩能重新明亮起来。
直到许墨突然发现女孩能将两人面前的彩虹也染成彩色,让更多东西沾上颜色,侵入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他没挪开眼。”做任何事都无所畏惧、游刃有余的许教授终于面临着危险,这危险超出了他的把控,他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只小白鼠,被喂食一粒谷子都会快乐,不断做出愚蠢又错误的判断。

这个危险的名字叫做爱,它一直潜伏在许墨心中那棵香樟树下。

许墨是对自己对他人都有极其严格的控制欲的人,所以他一开始选择的是按捺,压住心里的那种异样,用手捂住胸口驱赶悸动,看着镜子里痛苦又陌生的自己一遍一遍说我命令你不许再想她。可是他后来发现自己根本按捺不住,正相反,他开始变得贪得无厌,不断追逐那抹色彩,甚至有意无意地让女主总是陷入沉睡——因为风是白起的世界,时间是李泽言的王国,而许墨能统治的,只有近在咫尺的梦境,只有让她在自己身边陷入沉睡,他才能骗自己一切尽在把握中,queen的能力苏醒与否由自己决定。
后来他感觉一切越发脱缰,想索性不管不顾地完成目标,于是他把女主半哄半骗地骗去郊外,使用evol拖进虚实难辨的梦境,重回儿时的香樟树下。可是梦境跳转到了他的梦魇,他把最脆弱的回忆展现给了女主。
从来不会出错的许墨大错特错,一败涂地,最后逃出梦境的不是女主,而是他。

许墨装作游刃有余说给女主的所有的话,最后都像回旋镖一样扎回自己心上。
他说“感情会将人诱导入陷阱,你现在,还来得及逃走”,可是最后想要逃走的,是他自己。
他说“《小王子》里的狐狸曾说过,如果你想要与别人制造羁绊就要承受流泪的风险”,可是最后流泪痛苦的,是他自己。
他说“遇到任何事都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可是直觉告诉他他喜欢这个女孩,他终于可以拥抱色彩和阳光的时候,他已经无路可走。

有的人说许墨到后来是黑化了,我觉得不对。黑化是一个人从洁白走向漆黑,许墨本身就来自漆黑,怀抱着不正义的目的而来,却被自己的感情捉弄的卸下了伪装。

他是向往着光和色彩前行的。他是追逐着画板上的蝴蝶而没命奔跑的画家。

许墨的故事并不新奇,让我联想到了《阿凡达》里的男主角,他携带着摧毁女主家园的任务而来,却喜欢上了女主,最终大树在他面前崩塌,他的一切都化为虚无。这样的故事放到许墨身上却为他添了更多让人移不开眼的因素,爱上了光的黑暗比从始至终都是黑暗还要痛苦,也更让人迷恋。

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摧毁给你看,不管是许墨的美好童年,或是许墨粉饰的矜持和分寸。他最终还是要将天才科学家和芳心纵火犯的面具都摘下,暴露出那个狼狈而痛苦不已的,期待着被谁拯救的许墨。

预告片里许墨的那句“我绝不会再被感情阻扰”,我希望依然能变成回旋镖扎回他的心上。我希望能看到有一天许墨能从他的梦魇里走出来,不再使用他所研究的那些撩人的甜言蜜语来僵硬的对话,而是发自真心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人会觉得许大教授不完美无缺了就不是许墨了,我希望他能犯错,能犯蠢,能在委屈的时候就像周棋洛一样抱怨,能生气了就像白起一样发火,能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在这世间行走和欢笑。

我希望女主能教会他爱,能牵他的手,让他回到这色彩万千的世界里。

他值得被爱。愿许墨终有一天能捕捉到他的那只蝴蝶。

评论(5)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