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人类的伊大布

想变的更好哇。
fgo|刀男|阿松|宝石之国|太多了写不下
跑酷型爬墙选手,一番一妻很爽_(:D)∠)_

谈谈对冬巡组的感慨。

对于法斯来说,安特库是第一个能设身处地以低硬度的身份和他谈心的人,也是第一个重视他个人的战斗价值,尊重他想变强的心愿的人。
于是失眠的法斯觉得可以长长久久地和安特库搭档守卫冬季,向他学习劈冰山和给大家盖被子,也许以后的冬天都是他们二人相伴,在茫茫雪原上会经常出现他嘟囔着跟在安特库后面拱雪,安特库又无奈又关怀地让他继续走的景象。
当他刚这么觉得的时候,安特库被一箭射碎,带去了月球,再也没有回来。

对于黑水晶来说,法斯是第一个主动区分他和郭斯特,并去找老师要了新名字给他的人,是一个害的郭斯特去了月球的肇事者,又是他俩共睹的外表努力拼命、内心无比痛苦的孩子,是第一个可以称的上损友的亲密朋友。
于是黑水晶接受了法斯为他要来的新名字,接受了法斯把自己当安特库。他为自己像模像样的粉刷肤色,梳理发型,想和法斯一起看守冬天,履行郭斯特叮嘱的,要好好保护法斯的话语。
当他刚这么觉得的时候,法斯在那个冬天开始之前被一箭射穿脖子,头落到了月人手里。

安特库离开之后,法斯郑重地将为数不多遗留下来的安特库的碎片盛在容器里,每天都对着碎片聊天谈笑,近乎疯狂的期待着将安特库带走的新式月人能再次出现。他总是看到安特库从盆中站起,然后重现被射碎的一幕,绝望和悲伤让他的金属屡屡失去控制,甚至后来差点将他撕裂。他有了流泪的能力,却失去了为之流泪的人,不管是远在月球的安特库,还是已被遗忘的辰砂。

法斯失去了头后,黑水晶郑重的将休养所中他和郭斯特都无比珍视的,青金石的头颅拿了出来,以扭断自己的头为威胁说服老师把头接给法斯。接上头的法斯沉睡了一百多年,这一百多年里,黑水晶像安特库一样独自守卫着冬天,穿上了白色的丧服,拿起了宽刃的刀,劈浮冰劈的比法斯还要熟练。他每天都要去法斯沉睡的房间,对着全身盖在白布下宛如遗体的法斯诉说今天的经历,再挖苦他几句,最后说:“那么,我明天再来看你。”他失去了青金石,失去了郭斯特,而现在,他连一同在冬天巡逻的诺言都快要失去了。

所以,两代冬巡组简直殊途同归。
看似是两人共同在冬日巡逻的组合,实际上,每个冬天守候的依然只有一个人,他徘徊着,独语着,等待着另一个似乎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他们都那么孤独,宛如一个新生的孩子。

评论(31)

热度(1681)